说微博和微信的诞生解决了数以百万计嗷嗷待哺的毕业生和IT民工的就业问题毫不夸张,大学本科期间不好好修专业课,长期在微博豆瓣朋友圈里发育成长,见天就知道卧槽哈哈哈233333,美其名曰外向孤独症,看谁都是一张煎饼果子脸,埋下头在手机里就是比特世界的骑士。没有找到对口专业工作的自信,新媒体运营就成了优先选择。怎么说呢,孩子专业知识跟不上说起爱好就是互联网传播,多半是废了。这种病,传染性广,还没对症的国药准字号药方。IT互联网的泡沫上挂着一层新媒体运营人员,看起来就像印度国庆大阅兵。

新媒体是个什么鬼并无定论,但新媒体一定催生了一帮对世界充满偏见、笑点齐腰的无知傲慢鬼。这种民间新媒体专家诞生于大学寝室凌晨两点的床上;诞生于对天涯贴吧豆瓣小组口水帖的狂热浸淫。新媒体从业人员的简历一般清晰可辨。1)负责微信公众号的运营推广,以新增用户数为主要目标,定期发布公司或产品相关新闻动态、用户感兴趣广播和消息;2)负责及时回复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的提问,跟进问题,记录有效建议;3)负责策划并执行微信微博活动,提高粉丝活跃度;4)负责定期梳理汇报新媒体维护情况,深入挖掘、研究微博微信营销策略,提出优化建议。四件事,大气磅礴,粪土当年万户侯,每一件都是攸关公司或产品生死存亡的大事要事。翻译下该怎么说,别人在屏气凝神写代码写文档时你他喵在绞尽脑汁提高用户停留时长和日活。可怕的是,你还觉得自己挺吊挺专业,说起传播要起预算来你头头是道满口喷带着希望和坚韧的吐沫星子,策划个方案做个活动你他喵光知道买僵尸粉段子手转发。

来分解下你每天的工作吧。早晨8点起来,打开朋友圈刷到昨晚上,给讨喜的几个点个赞;手机登录下官方微博看看有无转评,然后切换到个人账号看完隔夜的段子,吭哧吭哧半个小时上了地铁,刷遍几个新媒体微信群,了解下今天撕逼界的最新比分;到了公司花一千克牛顿力摁下指纹打卡,开电脑登录微信PC版,给微博挂机。每天干最多的事就是收藏微信表情抢一块钱包一百个的红包;印象笔记里收藏最多的就是《一篇转发100000 的文章怎么取标题》、《新媒体时代有这几个大坑需要注意》。熬到下班了,去国贸吧,去望京吧,去灯红酒绿的马路牙子,去见见你刚跳到竞争对手那边做新媒体的前同事,聚聚餐、喷喷这个狗屁行业的现状,遥尊最新公众号界翘楚为行业领袖并分析出他们能成功的十个因素。

夜深人静,你从来不问问自己这一切有没有卵用和自己的卵有没有用,你坚持刷完今天的朋友圈,看着朋友圈连续串起来的晚安就像郑重的告别辞。你在这里寻找,在这里失去。北京,北京。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换了四间公司,圈子内叫上名的媒体人建的87个微信群你一个也没落下,转发超过1000的微博是你最好的战绩,其中还有三个是你自己的ID;微信后台回复超过500是你新媒体运营生涯的巅峰,你二舅和你大婶都咬牙切齿信心满怀地转发了你用秀米排版、编辑的帖子。

新媒体运营的一生是短暂的一生,因为没有人愿意回想过去五年除了社交媒体红红火火外,个人生活毫无进展;而这个行业的领袖们自然懂得见好就好啦,现在人家也求着你转发微博微信,不过人家突然有了自己的微信群和新的身份叫创业者了。段子手都去拍微电影了,二线网红都做垂直电商了,琦殿都去做运营了。你呢?微博变成了Level 27,终于加上V认证变成了叉叉公司新媒体运营主管。前段时间,听到很多声音抨击我们可贵的充满堂吉诃德精神的创业者,我就觉得很不公平啊,你们还有没有把新媒体运营放在眼里啊,这么厚的一层互联网和新媒体的炮灰你们如何能视而不见。

不过,纯良的新媒体伙计们估计心里1000点的不服,我们是新媒体新工具去中心化重构公信力内容即产品人脉即收益的首批洗脑者啊,怎么可能有我玩不转的,你喷我,信不信我分分钟搞个大新闻给你转500次。从职位描述来看,这个岗位其实是相当耀眼神圣的,研发把代码写得再骚产品文档写得再器宇轩昂还不得你给用脑洞50米深的创意给传播出去呀。不,我想说的是,我对这个岗位没一点偏见,我只是觉得你用了三四年的时间把自己培养成新媒体运营垃圾了一点,除了那可怜的粉丝和转发你的工作都没什么好汇报的。你这岗位,在过去就是办公室端茶擦桌子看报纸的,你内心玩OS都玩出十本杜拉拉升职记了,没用,做不出花式活动花式排版来真的没用。不是你蠢,是你懒。真的不是微博生态坏了,微信闭环了,是你蠢。

朋友们,日月穿梭催人老,为争名利受煎熬,难免生死路一条啊。听我一句劝,能回头就回头,从微博微信里逃出来吧,互联网真的很大,真技能真是千千万万种,干什么不好,非学人家搞新媒体。搞了一年搞不出名堂来就罢了,还好意思接二连三投简历显摆自己的从业经验。你刷了三年微博你的脸呢,趁年轻多多学些手艺啊,骗人的技巧多了,为什么一定要搞新媒体呢。

 

原标题《新媒体运营葬送了多少人的前程》